申博亚洲域名更新 十大热点_游戏数码

允许自己充分体验「内心的痛」,才能卸去过去的「情绪包袱」

阅读: 331| 点赞:168| 收藏:881
允许自己充分体验「内心的痛」,才能卸去过去的「情绪包袱」

「我还记得在自己青少年时期,下楼时若不是一脸欢笑,就会被爸爸叫住,回头重新下楼,脸上带笑,脚蹬弹簧……」

我们的家庭教育往往希望孩子只表现正面的情绪,造就的后果,就是我们不被允许流露负面情绪,哭泣与表现得软弱,也不被认同。我们自孩提时代就被这样教导,纵使已经长大成人,身边没有人再要求我们藏起负面情绪,但我们自己,却成为责备负面情绪最大的声音。因为愤怒、悲伤、难过都显示出自我的不足,所以必须不计代价压抑……《远离能量吸血鬼》作者克莉丝汀.诺瑟普医师分享自身经验,压抑情绪、忽略身体发出的需求,也使得她开始出现偏头痛、足底筋膜炎、散光各种症状。以下摘自书中的 〈学习合理的生气〉 一段,当你感觉难过、想哭,其实不必压抑,你所需要的,只有迎接,并拥抱自己度过这些情绪:

处理情绪就像重新装潢一面墙

要到数年后我才理解, 每种情绪都指出一项未被满足的重要需求 。我以前不明白,情绪是老天赐给我的指引,帮我辨识那些需求,加以满足。

负面情绪升起时,你必须确保不去压抑。失去孩子、走过撕心裂肺的离婚、至亲好友离世, 你就是得臣服于动作、声音、眼泪具有的疗效,那是身体疗癒深沉悲痛的方式 。治疗伤痛,迈向欢愉别无他法,只有彻底感受其痛,步步穿梭其间。最终你得哭喊、流泪、臣服于至高力量。若不如此,这些能量将卡在体内,形成各种疾病。

而且这不仅限于当前情绪,过去曾伤害你的事情也得处理。相信我,这些痛苦并不会因为正向思考、自我肯定、愿景板(vision boards)而化解。这样想像你的身体:一面你打算重新装潢、贴满旧壁纸的墙, 如果直接把新壁纸贴上去,结果一定不佳,你得先把旧的撕除,整好墙面,才适合贴上全新壁纸 。我们从孩提时代及前世带来的伤痛失落,也需比照办理。

孩提时、或由家族基因传下,没被处理的悲痛创伤,会在底层继续运作,导致你迈向健康欢愉人生的相反面 。若没有真正找出伤痛根源,切实去感受、释放那些伤痛,什幺正向思考或改变信念都只是徒劳无功。但是,打造一座悲伤殿堂,期待大家前来瞻仰,也极不健康。比方说,你不能把逝去孩子的卧房弄成纪念堂,那只会把痛苦神圣化,让自己变成吸血鬼。

所以,表达情绪,听来够简单的了,不是吗?

也对,也不对。对,那是我们天生一部分;不对,我们大多内建一种压抑情绪的需求。说到这题目,再次强调,就是要在情绪升起时认出来,给予鼓励。

当你允许自己感受最深的痛,身体会把创伤清出

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在九○年代初,参加安.威尔森.西芙(Anne Wilson Schaef)的「活在其中」(Living in Process)工作坊。形式很简单,我们只要「跟自己坐在一起」,谁有话要说就说,说出来的东西往往会引起共鸣。产生共鸣或情绪的人,就躺到遍布室内的某张床垫专注感受,完全而彻底地感受,必要时发出声音,做出自己感觉疗癒的动作;同时间会有一人坐在身旁,却不会伸手碰触,只在需要时,递出一张纸巾。

这时的氛围宛如我工作的医院产房,我们就像产妇,协助人们生出有意识的自我,把痛苦留诸身后。然后轮到我了。七天下来,我看着躺在垫子上哭泣的众人,心想这些我都经历过了,这些可怜的人哪。我是跟同事一起来参加这个工作坊,想处理我们认为在彼此之间的「共同倚赖成瘾」──之后我不再用这幺个模糊名词形容自己,但那正是当时我们面临的情况,而我们了解西芙是这方面的专家。我们想借助她的正式介入。我简直迫不及待。

介入时刻来临,西芙与我们四人围坐中央,其他五十名伙伴环绕我们而坐。

一阶段是表达出你的爱与在乎,于是我告诉同事,当她在我第二胎临盆时来到医院帮我停车,让我跟我先生能一起进入医院,那对我的意义何等重大。眼泪霎时从我的眼中落下。有女同事为我做这样的事,稀罕到我不知如何承受,这个回忆让我激动莫名。西芙开口了:「你要不要躺下来,看接下来会怎样?」我马上收住泪水,恢复自持。我们是来进行介入,我怎能让自己情绪扰乱这场聚会的目的?绝对不行。我硬是逼回眼泪──这我太擅长了,从小练到大的。西芙又说了:「你累坏了。」此话一出,我立刻泪水溃堤。我躺到垫上,哭了至少一个小时。

一种远古的声音从我体内发出,有如耶路撒冷哭墙那些妇女。目击一切的自我──我们内在那个从时空之外静观一切的自我,也迷惘了。谁知道我能发出这种声音?介入过程里,我发现全身投入自己、无以停歇地在所有时刻哭泣,且进入更遥远的过去,为我母亲哭泣,也为她母亲哭泣──我的外婆茹丝,四岁丧母从此孤苦零丁。一扇自我意识的门于某处开启,我走进去──深入一处名为「所有女性之苦」的所在。我为所有的女性哭泣,那在分娩时死了孩子的、失去母亲的,从来无法停歇的。这所在没有尽头,我的哭泣也没有终点,很快这整个房间的所有人,男女皆然,都躺在地上哭了。终于停止的那一刻,我顿悟我此生是为了将这份苦──女性之苦,转化为喜乐。我打从心底明白。并且知道我得从自身做起。

在那之后有多次我感到情绪汹涌,便起身进入卧房,关门躺下,听任感受扑面而来。有时是愤怒,有时悲痛,有时是深沉的哀伤。重点在此: 当你允许自己彻底出入情绪──伴随着动作、声音、眼泪,身体自会把创伤清出你的 DNA。不用做更多。我们天生就会。每个婴孩做的顺理成章。 有时你就是得哭掉一切 。

允许自己充分体验卡住的情绪,才能卸除过去的包袱

头一次允许自己这幺做时,你可能会担忧,如果真让自己走进痛苦深渊,也许就走不出来了。相信我,一定出得来。不过也因为这个缘故,如果能找个信得过的朋友在旁见证,会很有帮助。但请留意:见证人绝对不能给你拥抱,或尝试「以言语带你度过」,那会阻止你的进程。看人受苦,我们总想伸手相拥,往往是因为那触动了我们自身的苦;出手相拥,是下意识不让自己完整体验那种痛。千万别如此。

很多时候,某种深沉情绪升起,时机却不适合整个投入,这时你不妨告诉自己:「放心,我会回头找你。」然后尽快安排时间照料这个情绪,它会等在那儿的。

当我们让自己感受最深的痛,也同时打开接触自己最大愉悦之锁 。做完一次情绪宣洩,你会经常发现自己笑得歇斯底里,你的情绪瓶塞已经到顶了。

允许自己充分体验长久来卡住的情绪,也让你体重减轻,看来年轻许多。那的确能让时间倒退,因为你已卸除过去的包袱。

找自己推荐阅读

《远离能量吸血鬼》

允许自己充分体验「内心的痛」,才能卸去过去的「情绪包袱」

这里买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: